索隆不清楚香吉士究竟是不是真有睡著,他始終凝視懷中那微微蹙眉的愁臉,一分一秒也未移開,極沉的黑夜似乎一下子就過去,原本窗外是片鴉黑天色,卻不知被誰偷偷換成了灰濛,曖昧不清,令他反感的混濁。

恍恍惚惚,他似乎作了個夢,看見他第一次追求香吉士的那片大海,兩個年輕的大男孩在白花花的海潮中追逐著、嘻笑著,他揹起香吉士,不管他答不答應,繞著整片沙灘就跑阿跑,直到筋疲力盡。




夕陽很漂亮,紅澄澄的一大片天,將沙灘上他一人的腳印照得清清楚楚…




他突然又看到,他們上音樂課的場景,音樂老師雖是個很正的正妹,但卻是個恐怖的宗教狂,而且他們的學校好死不死正是她信的那教派所創辦的,想當然,他會教一堆什麼耶和華什麼耶穌什麼神的聖歌聖詩。

所以,上課時,他常常都是陣亡狀態,但索隆卻看見自己異常清醒,全神貫注,甚至可以說是十分陶醉的在傾聽正妹老師彈琴(別人是看不出來他的表情差異,只有他自己清楚),索隆好奇自己為何會如此專注,他拼命回想,想知道在那節課中卡莉法究竟上了些什麼,可不管他是如何努力,就是連個重點標題也想不起來,只聽到了首很溫柔的旋律,悠悠遠遠,乾淨清澈,曲詞是基督教派貫有的感人、真切,深深打動任何一顆冰涼的心,讓人直流下淚。



索隆還記得少部分的歌詞,似乎是這樣唱的。





以為一生都是獨自走過 卻不知主就在身邊
以為一生都是孤單寂寞 卻不知主隨時幫助



…求你帶領我…像那海邊腳印…
…求你牽起我手…像那海邊腳印…




另外的歌詞他怎麼樣也無法想起,但最感人的部分他都還記得。

對神,他從未祈求過任何事物,他使用命運這名詞還比神多出不知多少倍,甚至可分類為無神論派。

記得,卡莉法有介紹寫下這首詩的人,原本他是面臨走投無路、即將自殺的絕境,,但他作了個夢,看見海邊自己那列孤零零的腳印,結果,他突然發現那其實是神抱著他在走,那其實根本不是他的足跡…



索隆雖然不迷信,也是無神論者,但他此時卻覺得熱淚盈框,好像自己就是那個即將邁向盡頭的人…

他什麼都不知道了,要怎麼走下去、該怎麼改變香吉士的心意他都不知道,他覺得自己好沒用,像是大海中一片小小木筏,隨時都會被巨浪翻覆吞噬…



如果…你真的看得到世界上所有憂傷哀痛,所有悲歡離合…那我們是真要踏向死亡嗎…?
求求你,如果你真的在每一個人的身邊,一次就好,我不奢求,求求你…給我們一次奇蹟,其他我什麼都不要…



然後,他看見香吉士醒來。






他感到香吉士離開他的懷抱。

他看到香吉士選了一身白色衣物套上。

他聽到香吉士輕聲對他說了些話。

他聞到香吉士淚水中鹹鹹溼溼的難過。



他知道香吉士就要離開。





而他無法拉住他的手。

而他無法叫他別選一身白。

而他在腦中找不到任何話來反駁他的道歉、告別。

而他生不出力氣先擦掉自己的淚再起身來追他。





雪下了一夜,停都沒停,玻璃窗外積滿了雪,只能依稀看到薄曦中還有白點飛飄。

他踏過一室凌亂,光裸的足沒發出任何聲音,像接觸不存在。

輕輕轉動門把,一片漆黑的路舖在眼前。



索隆聽見自己的聲音,然後索隆發現他自己說出了自己唯一祈求的奇蹟。




「留在我身邊,哪兒都別去。」







自從他們離開後,芙兒大約有整整半年沒有再看到索隆或香吉士。



當然,住再魯夫家的喬巴也是,但牠卻不像芙兒那樣情緒化,只是成天坐在牠的小屋裡,魯夫牠們叫牠也會回幾聲當作答覆,有時候還會主動對他們撒嬌,芙兒實在不懂為什麼牠等不到索隆和香吉士還能這麼開心,她認為喬巴是被丟下了,索隆和香吉士又拋棄了牠,牠不應該變得這麼高興。

有次,她問喬巴這個問題,喬巴歪了歪小腦帶,似乎想得很辛苦,最後牠給芙兒的答案也不是讓她很滿意,但喬巴本身看起來沒問題,她也就不便再追究下去。



「喬巴,你都不會討厭索隆或香吉士嗎?」

「為什麼要討厭?」



「因為…他們明明就說要來接你回去的,可是你不是等了好久好久嗎,他們都不來接你耶。」

「嗯…爸爸和媽媽一定有事情要處理,喬巴知道他們絕對不會騙喬巴的,因為他們是喬巴的爸爸和媽媽阿,喬巴當然要乖乖的等他們囉。」



「哦~」



喬巴似乎真的是如此認為,芙兒也只得如此認為──她當然不希望索隆他們出了什麼事,不管要多久,只要他們真的能回來接喬巴就好。





然後,那一天真的被喬巴給等到了。




那天晚上,芙兒正蹲在喬巴的小屋前餵牠,炎熱的夏天連晚上也悶得難受,她無力的將一小塊一小塊紅蘿蔔塞入喬巴嘴中,看牠也是同樣無力的咀嚼。

接著,當喬巴將最後一塊蘿蔔吞到肚子裡後,他們聽見門鈴聲,芙兒望望時鐘──七點,不是個很好的拜訪時間。

她和喬巴一起走出庭院,想看是誰在剛吃完晚餐的時候登門造訪──她先看到了魯夫的背部,擋在門中央,好像正在跟什麼人說話,接著,腳邊小鹿發出激烈的嗷叫聲,飛也似地撲了過去。

香吉士接住了牠,他旁邊是索隆。




「進來坐吧,外面談不方便。」魯夫拉開門,對都穿著黑衣服的兩人招招手,順便將芙兒給拉了進去。



「什麼?」


芙兒不敢置信的和喬巴異口同聲喊,這有些嚇到索隆和香吉士,他們望著拍桌大叫的芙兒,再對看一眼。

「你們不把喬巴帶走?」



「寶貝,冷靜。」冷酷的女音伴著火辣辣的刺痛感,娜美捏著芙兒的臉,將她給抱了下來。「小淑女怎麼可以又拍桌又大吼大叫的?」

「可是,他們說要把喬巴留在這耶。」芙兒不願臣服,指著一副快哭出來的喬巴。



「好,但是妳先聽聽他們怎麼說嘛。」娜美輕聲哄著,不忘以眼角餘光逼視魯夫,要他快點接續,魯夫知道她的意思,拿起一片日本榻榻米,遮住她的殺人目光。

索隆收回在內亂夫妻上的目光,微微咳了幾聲,接著抱過喬巴,看那對黑眼框中滿滿漾著的淚,他溫柔撫摸牠一身柔軟皮毛。「喬巴,我們不是不回來,」他說,「也不是不要你,爸和媽很希望你快點看到我們家的新房子…但是現在還不能,不是那裡住不下你,而是…我們還有事情沒解決,在處理好之前,你可不可以再等爸和媽一下?」

喬巴的牙齒咬得很緊,看起來讓人心疼。



「欸,索隆,要是我幫你的話,解決要多少時間?」一旁被針頭戳得遍體鱗傷的魯夫爬了進來,途中還被娜美補了幾腳,「牠不適合一直養在我這,誰也不想看牠這樣難過,給個明確日期吧,可沒有那麼多個半年給你們解決。」

「看你幫到哪。」他聳肩,「如果有你介入,大概用不著多久,但這是我和香吉士的事,沒理由拖你下水。」

「是找不到人嗎?」



索隆點頭。



魯夫抱胸,似乎非常猶豫,坐正身子,又忘了喬巴一眼,看牠賴在索隆懷裡,小蹄子抓得死繃,滿懷希望的看著自己…



嘆氣。




「我可以告訴你們他的下落,但是,我有條件。」





他們要走之前,回頭,看了站在魯夫一家子旁的喬巴。



這次牠沒有哭,不像半年前那大雪紛飛的夜晚,滿眼是淚。


「你不和牠說說話嗎?」索隆問。

香吉士沒有回答,他只搖了搖頭,坐入車子,索隆又望了眼喬巴,揮揮手,再跟著坐進車子。

索隆車開得飛快,像急著甩掉什麼的,他油門幾乎踩到了抵,幸好這台車的性能還算可靠,否則幾個超高速甩尾操下來早該報廢。

他本人倒是完全不擔心車子,反而較關心在助手席上的香吉士。



「你很心煩。」他說,拉開車窗,讓沉默空氣流動,「別想了,你已經很久沒發作,可別前功盡棄。」

「我不是在煩之前的事…」香吉士終於開口,衝入車窗內的風吹得他一頭長髮零亂。「我在想…那個人──」

「你沒有必要去想。」索隆制止他說下去,聲音有些嚴厲。「香吉士,你扛不起的,哪件我沒為你扛起?」



他沉默,轉頭看車外風景。


「想想魯夫開的條件吧。」索隆不再看他,油門踏底,將注意放回路況,不拆穿他的惶惶不安。





密佛格站在緊緊關起的房門前,他那頂西班牙式的黑帽遮去大半面容,讓人只得微見那隻閃爍發光、似在嘲弄的眼。

對於眼前的屠殺,他了無興趣,雙手交互環於胸前,只是隨著每具肉體失溫,他期許的笑就次次延深。



原該是中歐式風格的華麗長廊此時卻有如直達煉獄的不歸路──數不清的精銳傭兵一個個接連仆倒,刀起肢落,鋒閃血濺,受害者的慘嚎從未間斷,斷得乾淨俐落的殘肢隨處可見,每根手指都在扭曲抽蓄,截開的足部微微翻滾,堆堆疊疊,血淋淋的肉塊積成座座屍丘,原本連接它們的主人抱著傷肢,蹲伏在地,拼命尋找自己遺失的手腳,拿起不知是否正確的其中一支,又立刻被同樣認為是他擁有的四肢的人搶去…

魔獸瞇起血眼,凝視這片他親手釀的災噩慘景,一襲闇色風衣隨自破窗竄進的夜風翻飛,口中囓著的血刃因飲血過量而溼濡粘華,鹹鹹溼溼的味道在口中已感麻痺,他站在倉皇逃竄及四橫八豎躺了一地的敗家犬中,如持巨刃前來索命的邪神。

見阻礙者已潰不成軍,索隆取下了嘴中鬼徹,將三把破戒刀收回鞘內,深吸口氣,咆哮。



「所有人給我聽好,雖然我和你們素眛生平、無淵無仇,但是,誰也不準把他的手腳帶走──我要這些骨肉皮血來築贖罪之壇!」

話音才落,那些傷兵立刻嚇得丟下斷肢,跛著瘸著,睜相逃往長廊另端。




等到都逃得差不多,沒有人再移動後(或者是再也無法移動),另名也是穿著一襲黑色風衣的人緩緩走入,他面無表情,雙眼冰冷,一張白白淨凈的臉上看不出背後是艷陽高照或是陰雨雷鳴,他靠向索隆,對他那身血腥有些不以為然。

「不是要在外面等?」索隆隨手在衣袍上抹了兩下,蹙眉,「怕血還進來,等等昏倒礙事。」



香吉士沒有回應,只是伸手入袋,抽了兩把短槍,一把給索隆,一把他拿著。



「以防萬一。」



小小聲的解釋索隆沒有遺漏,他頷首,轉身,望向那扇他們目標深藏的門。

密佛格不知何時已失去蹤影,那扇原本是緊緊關上的門也微敞了條小縫,洩露出沒有防備的弱點。




「你進來做什麼?外面的侵入者都解決了?沒有?那塊滾出去啊,付錢顧你是假的阿?」一把扔出手上才嚐了點味的洋酒,任它在牆上碰個粉碎,貝拉密咒了聲,坐在床上,拿了件隨便的衣服套。「鷹眼,給我出去守門,昨晚和那新養的玩過火了,我要睡覺!」


「先生,這有點難,」密佛格面戴殘酷冷笑,捻著修得漂亮的山羊鬍,將身影給藏在牆角中陰影處說。「也許,我該說辦不到…他們可都是曾受過你『特別照顧』的老友呢,況且…」


他抬首,在看見被拉密那張驚駭過度而扭曲的怪臉時,鄙視的笑開嘴。



「他們已經大駕光臨。」




這對貝拉密而言簡直是撒旦與死神一同到來的時刻。




兩把緊扣扳機的黑鷹直咬他眉心,豔紅與海藍挾帶無上殺氣,如從煉獄中回歸、前來尋債之惡鬼!


一開始貝拉密是真的嚇傻了,他慘叫一聲,立刻拼命後退,柔軟的枕被踢得推成一團,他差些跟著摔下床去,可當他稍微鎮定下來,看清索隆和香吉士的臉後,就突然恢復了平常吊兒郎噹的態度,單眼圓睜一眼半瞇,十足天塌亦不怕的模樣。



「阿哈,我還以為是哪道不知道死活的笨蛋上門呢,原來是你們兩位舊客阿。」充滿挑釁意味的話一出口就顯得刺耳嘲哳,「怎麼,今天吹的是什麼怪風,兩位竟一起找回來拉,不過看你們這麼沒禮貌的進門方式,應該不是來敘舊的吧?」

他看向了索隆,扯了個令人作嘔的笑。



「還是…羅羅亞,你嫌我給的錢不夠多,要回來拿兩個人份的?」


「你給的太多了,多到我連看都不想看。」索隆冷諷,用力扣了下扳機,以示警告。「別和我打哈哈,我才懶得和你耍嘴皮子,唯一要的,是你的命!」


「喔喔喔,我好怕好怕,求求你別這麼凶嘛,」貝拉密輕視的笑出聲,撇頭,拼命對鷹眼示出攻擊暗號。「這和你當初為了那條金毛狗在我腳下卑躬屈膝的樣子差太多拉,簡直認不出你來呢…嘻嘻,不過,你和他比起來,我還是比較滿意你的──」



「你給我閉嘴!!」



索隆發現,這句話不是他自己說的,話還卡在喉嚨中沒來得及脫口。



感到有些不對,他急忙轉身看香吉士──領口被揪住,他嗅到香吉士身上專屬的味道,索隆感到他的手往自己右腰探去,金色毛髮微微擦過臉龐──

那張臉,一時間索隆竟認不出。憤怒至極,眼中滿是憎恨殺意,索隆伸手,想拉住香吉士,制止他,要他冷靜,但伸出去的手僅僅與黑色布料擦過,只抓到滿掌錯愕。

愣了數秒,他望著自己雙手中的空虛,感到不知所措,直到他想起貝拉密與鷹眼的存在,才猝然轉身。



正好目睹一場瘋狂血殺。



香吉士一手緊緊握著鬼徹,力道之大到筋脈接連浮現、指節喀拉喀拉響,他另隻手扣住貝拉密下顎,整個人騎在他的腰上,使他無法動彈半分、像隻待宰的牲畜,接著,映著冰涼幽光的薄刃在他胸口埋入,深深的,快速的隱沒在飛濺而出的血花中,然後,抽出,整柄血色的刀鋒在牆上刷出道血腥,他高高舉起,轉動刀柄,再次刺透那具令人痛恨的軀殼。



反覆,血飛濺,越過三尺,潑灑滿地。

其中,還挾帶生生咆嘯,如獸哭嚎。




索隆一把揪住他的後領,用力向旁邊甩去,他在香吉士還沒來得及起身時,將槍口硬是塞入那張沾滿穢血、困難開闔著的嘴中,扣下扳機,又抵住抽搐不止的胸口,迅速開下數槍。

接著,他扔槍,及時架住撲上來的香吉士。



「香吉士─!」


「放開我、放開!!」




他吼叫著,雙手力道大得異常,卻在劇烈發抖,全身上下,都是。



「他──那個混蛋、他──」



索隆緊抓住他的肩膀,硬將他拖離床邊,遠避那具支離破碎的肉體,香吉士才緩緩停止掙扎,讓索隆將他攬在懷中。

「索隆…」低喃,反反覆覆念著他的名字,雙手張開,他透過索隆肩膀,看著染了兩手的血腥,滿臉蒼白。「索隆──…」

「我殺了他。」簡短一句,索隆只是將他擁得更緊些,沒再多說什麼。




「索隆…我…索隆…」

「我殺了他。」



「他…我…索隆…」香吉士沒聽懂他話中涵意,咬住唇,像做錯事即將面臨處罰的小孩一樣恐懼,大抹大抹水霧在眼中快速打轉,隨時都要潰堤。「我…索隆…我…」


「香吉士,聽清楚,」索隆狠狠吻了他唇一記,再抓住他的雙頰,將香吉士的頭貼住自己的額,一字一句,緩慢清楚的說。「是.我.殺.了.他,是我,不是你。」



「不要怕,也不要亂想,我已經殺了那個混帳,什麼仇,我或你所受到的屈辱都報了,我都為我們報了,你的手沒有讓他骯髒的血玷汙,香吉士。」



「真…真的?」他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不可置信,好像索隆剛剛說的是天下最蠢的冷笑話,「你是說,那個整整害了我們十年的魔鬼已經消失,我們眼前,沒有人能在攔阻我們了?」

隨著他說的話音飆高程度,索隆似乎看見香吉士的眼中重新出現了生氣,長久以來他想在香吉士身上找到卻遍尋不得的那道曙光,現在終於回到他的生命之中──如同他們在東海相戀的那段幸福日子,不知什麼是生死離別,什麼是現實殘酷的一派天真。

揉著他的背,索隆勉強點點頭,他哽咽的無法再拼湊出什麼句子,只能用力擁住香吉士,揉他,像要將兩人揉成同塊血肉魂魄。




罪孽,不論是他人惡意加諸或是命運無情托付,都漸漸自背上脫落,就算原本已被壓得幾乎斷氣的人也能重新爬起、獲得新生,一步步重新踏回偏離已遠的路途。




「喂,羅羅亞,」沉默已久的鷹眼突然開口,喚住即將推門而去的兩人,他走出角落,帶著那副一貫冷酷笑容,雙手交環,十字架在胸膛上映照冷光。「不管多久,孤單的狼總是找得回牠的伴侶,是嗎?」

「那,原本那匹狼追求的榮耀和勝利呢,難道為了另一半,牠就真什麼也不要了?」


索隆回首,那模樣似在憐憫。



「相權衡益,取其重者,是否你明白?」



「原以為,那些說世上尊容富貴都是個屁唯有愛是真理的蠢蛋才是個屁…沒想到,還真的是這樣,換我自己成了個蠢蛋。」


「不過,你這隻狼王別太放鬆,通常狼群中篡位的狼都是已安好家業的狼…當我將我的家人安置好,我就會重新找到你,打敗你,然後一腳將你從世界第一的寶座上踢下去,鷹眼密佛格學長,還請你在那之前,好好保住你那顆腦袋,要是讓別人搶走了,不就太愧對你這天下第一劍士之名號?」




「年輕狂少之徒。」哼了聲,他轉過臉去,不看那扇毅然闔上的門,嘴角帶著抹他人沒能發現的笑。






將香吉士扶進車後,索隆倚在門上,長長吁出口氣,脫去那件給血染得幾近溼透的風衣,隨手往後車廂扔去,身上只留件黑色無袖背心,雙手用力在褲管上拭了拭,將大部分血塊給弄掉,再用右手抹抹臉、揉揉眼,似乎十分疲憊。

喀嚓,火星跳了一下,接著索隆聞到菸草燃燒的薰香,轉頭,看見香吉士不知從哪摸出支菸,夾在指中點燃。

「我以為你戒煙了。」他說,但什麼也沒表示,畢竟在他記憶中較為清晰的香吉士是在東海時的香吉士,那個成天只會讀書,菸酒女人不碰的清純少年。

不過都過了這麼久,有些東西終究會變,他也不強求要保持原樣,只是竟竟看著這一切走過。

香吉士搖下車窗,要索隆低下頭來,然後把菸放入他嘴中,示意他別立刻吐掉。



「最後一根了,如果很累,抽一些。」



索隆咬著那捲紙菸,有些為難,看著那點星火在離自己不到幾公分的地方晃阿晃,難免會感到不大適應。但他還是聽命的沒拿下來,讓它留在唇邊閃耀。

雖然只是咬著,也是是心理作用,也許是尼古丁揮發旺盛,很慢很慢,在這幾分鐘之間流逝的世紀中,索隆感到自己原本煩躁不安的心臟漸漸平緩下來,節奏回復規律跳動。

有些驚訝,他望向香吉士,看見他得易的笑,索隆偏開頭,不看那張越來越大的笑,嘴邊的菸還是沒拿下。

他將手靠上車頂,一派輕鬆,望著天邊那片越來越稀薄的夜晚,讓風吹著他一頭過長未修的綠髮。

香吉士將上身探出車窗,靠著索隆的腰桿,和他一同享受清晨即將到來的時刻,順道伸出手把索隆嘴邊那根菸搶下來,咬在自己嘴中。

索隆瞪他,他也不客氣的回瞪,十足「菸我的,火也我點的,怎樣?」嘴臉,而因此招來一拳。

索隆摸摸剛剛槌在他頭上的指節,搶回菸,狠狠吸了一大口,讓整截紙捲瞬間化灰一大截。




「之後,要怎麼走,你想好了嗎?」



安分下來後,香吉士輕聲問,整個人懶洋洋的掛在車窗上,連眼睛也半瞇起來,頭放心的靠著索隆。

「還能怎麼走,」索隆伸手,拍拍他剛剛被自己槌的後腦杓,「魯夫那傢伙說的『平安無事,回來向我報告,再帶走喬巴』阿,我們回去,將喬巴給帶回來,再平安無事的過日子,除了這樣,還有什麼特別要做的嗎?」

「噢…」香吉士歪著頭,想了會兒。「我們要住哪,你家?我家?還是…還有你跟鷹眼…」

「停,別給我想那麼多,你那顆腦袋已經夠難保住了,現在還要折騰成那樣會不會太離譜?」索隆用力拉住他臉頰,讓他那張喋喋不休的嘴怎樣也說不好一句話,「反正,現在是現在,未來是未來,我們要做的事情固然很多,但眼前不是有更多日子等著我們去用?現在,閉上嘴,乖乖等天亮,然後我們回去接喬巴。」

這番話顯然被香吉士給採納了,他乖乖閉上嘴,用力點了點頭,說了聲「真棒!」後就賴回原本的位置,和他一同度過這段令人期盼的等待。



「香吉士。」

「嗯?」


「我唱歌給你聽,好不好?」

「……迷路了嗎?」


「還沒,這台有衛星地圖導航,很貴的。」

「喔…噢,好阿,怎麼會突然想唱歌呢?」


「恩…算慶祝吧。」

「慶祝什麼?」



「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剛剛那件?」


「不是。」

「那是什麼事阿?」


「秘密。」

「喂,你給我說喔。」


「我要唱了,聽不聽?」

「聽。」




以為一生都是跌撞失落 卻不知從誰而依循

以為一生都是傷悲交錯 卻不知該踏上何途

主阿 求你帶領我的腳步 像那海邊的腳印

主阿 求你牽起我的雙手 像那海邊的腳印



以為一生都是獨自走過 卻不知主就在身邊

以為一生都是孤單寂寞 卻不知主隨時幫助

主阿 求你帶領我的腳步 像那海邊的腳印

主阿 求你牽起我的雙手 像那海邊的腳印





如那海邊腳跡 一生依尋





Snow Cry 雪哭 全文完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