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索隆,請你再說一次。」


寶石藍的雙眼緊咪著,用最濃厚的笑意看著那雙有如兔子血紅色的雙眼,手上的煙蒂揮阿揮的,一副隨時都能不經意的燙到那件汗衫的驚險模樣。


「恩…親愛的香吉士,你是不是有點兒太近了些?」草綠色的頭髮有幾根已經和背上寒毛一起豎了起來,那雙血紅色眼睛睜得大大的,和平常對付那群暴力海賊的凶殘完全扯不上關係的驚恐正充斥在裡頭。


「回‧答‧我。」不予抗議之機會。



「呃,我只是說,三月二號沒什麼大日子吧?我們正式交往也才不過半年而已…應該還不必要紀念阿…?」



煙蒂被丟在地上,他可以看到垂下的金色腦袋晃了一下,隨即一個腳印狠狠的蓋在那可憐的煙屁股上,接下來,那張臉抬了起來,笑得好燦爛、好…



可怕。



「那,你準備好了吧?寶貝索。」







「耶?」魯夫一抬起頭,正好看見空中飛過了一團綠色的海藻─(立刻被眾所迷施以亂棍歐致死)而且好像還帶著三把掃把?─魯夫咧著大大的笑容,在那團海藻回歸大海前─「成為海賊王、成為海賊王、成為海賊王!」



沒錯,許下流星願望。



「香吉士!!你沒事又把索隆踢去撞門做啥!?」騙人布的慘嚎從後面傳來,小小的啪刷一聲,海藻正式隱入大海的滾滾波濤之中。


「魯夫…那個不是流星…」娜美非常無力的說,一旁的羅賓正吃吃的笑著,「雖然我很高興你終於能一看到流星就說出三次願望,可是那是索隆,他不可能會幫你完成這個夢想─在他還沒爬上船之前。」


「索隆爸爸呀─」小小的身影咻的一聲飛了過去,讓羅賓笑得更開心了。


「之前就問喬巴要不要找個爸爸,沒想到牠直接就拉住索隆的肚兜說要他當爸爸了。」羅賓一邊解釋著,一邊抬頭往橘子樹後的廚房看去。



果然沒錯,那個廚師正悠閒的抽著煙、吹著海風,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的樣子。



「唉…他們兩個真是大笨蛋。」娜美嘆出不知道第幾次的心聲,繼續努力畫著她的海圖。

「沒辦法…誰叫一個是好爸爸,一個是只有爸爸的馴鹿,一個是脾氣壞的廚師呢?」羅賓曖昧的說著。




今天的海風,真是涼爽。



「索隆…你沒事吧?」人型化的喬巴很吃力的將索隆給拉上船來,「你又惹到香吉士生氣拉?」

「我怎麼知道,那個圈圈眉本來就脾氣不好,又不是第一次了。」哎呀,騙人布已經修了第幾次的門了?看他邊哭邊敲著釘子的樣子,索隆心中沒有半點罪惡感。


「就不能好好相處嗎…」喬巴這句話不是問句,而是感嘆,因為答案根本就不用猜也知道。



「喂,喬巴,你知道三月二號是什麼日子嗎?」指著盯在牆上那幅破爛到極點的日曆問。



「三月二號?你跟香吉士的約會日?」天真的問,差些讓索隆拿和道一文字斬了自己的兒子。「開玩笑的拉,我來查看看航海日誌,說不定娜美會知道喔。」





盯著那本厚厚的、佈滿娜美畫上一堆「$」記號的天書好一陣子,索隆幾乎是奇蹟性的找到了那一天。

            _
「三月二號」     / \
         ____/


「……………」盯著這個怪怪的符號一會兒,這是這頁裡除了橘子和「$」以外唯一不同的記號,索隆整張臉幾乎都皺了起來,讓一旁喝著果汁、躲在他肚兜中的喬巴看不出他到底是在思考還是在猜測。


「喬巴兒子。」


「索隆爸爸?」


「…我問你一件事情,認真的回答我。」




當一切終於恢復平靜與安穩,廚師也將有如秋風掃落葉、暴民蝗蟲過境的廚房給清理完畢之後,終於入夜。



咻…



完全是反射性的,一把抓起那隻伸過來的橡膠手臂,纏繞在柱子上,然後是冷冷的笑。


「我肚子餓了。」猴仔臉立刻出現,魯夫仍然是笑咪咪、不知大禍臨頭且唯恐天下不亂的天字第一號笑臉。



「你─」正想要將晚餐那場悲劇兼鬧劇的滿腹怨恨全數替沒晚餐可吃的兩名淑女爆發出來時,另一隻手伸了過來,揪住魯夫的後領─一把將他給扔了出去。



請不要懷疑,門是關著,而且騙人布的慘叫再次出現。



「呼…終於趕跑了。」香吉士鬆了口氣,用煙指了指索隆身後,「他掉進海了。」


「死不了的。」索隆聳肩,他手上抓著一口裝著某樣物品的袋子,似乎還在動,「吃了一頭海王類鱷魚也撐不死,這樣的死法對他而言才有意義。」


「哼…」將煙給按熄,犀利的眼神立刻瞟到索隆身上,「你還要跟他落得同樣下場?」


「我是在想,應該要來跟你說一件事情,至於重蹈覆轍…你可以先等我說完。」將那個大袋子給放到地上、打開。




香吉士先愣住,接下來是哭笑不得,最後是爆笑出聲。





「你沒是把喬巴給打昏做啥?雖然我很想把他給宰了看看肉質如何,可是你在上面綁了一堆粉紅色緞帶…我要砍哪裡阿?」


躺在桌上的喬巴渾身上下都綁滿了詭異的大蝴蝶結,儼然就像是經過某人「精心包裝」下的產品。


「唔…你要吃了我的兒子?」索隆一副驚訝的樣子,「親愛的香吉士,我是要送一個鹿兒子給你,難道你要吃了咱們的寶貝兒子?」


「噢,原來是這樣,那我想魯夫會少了一種食材。」香吉士有些失望的說,但還是將喬巴身上的緞帶全拆了,抱在懷中,「不過…你幹嘛要打牠阿?」

「我沒有,我只有問牠一個問題,不過牠顯然好像是在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或者是理解自己有兩個爸爸的事實,也許牠是在想要怎麼稱呼第二個爸爸,然後就昏倒、撞到地板了。」索隆以「這就是事實」的口吻說。


「唉…有什麼爸爸,就有什麼的兒子吧?」香吉士心疼(!?)的撫摸喬巴帽子上那塊腫包,「以後小爸就不會想要抓你當新食譜的料理了,喬巴,小爸會跟大爸好好的疼愛你喔。」



懷中的喬巴,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


於是,D‧M‧號上面組織了一個新的家庭,在這個三月二號的晚上,成員是索隆大爸爸、香吉士小爸爸,還有鹿兒子喬巴,也許你會覺得很奇怪,人哪來的鹿兒子呢?


可是喬巴終究也吃過人人果實,至少還算是人。


雖然牠很清楚,自己絕對是被正常的鹿給生下來的,而自己只是突變了一點點,就淪落到這樣的命運。



這兩個爸爸正緊緊將牠給摟在兩人的懷抱之中,雖然眼中早就完全沒有牠的存在、並和對方打得火熱。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