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四


星期日早上,張關一的生理時鐘讓他透早就張開眼睛,跳下床走出房門,供奉著多尊神像的主殿已有許多比他更早起的信眾在施水灑掃,誦經、換水,慣例的功課,關一問後過這群虔誠的老人家們,便走到他爸放在廟門入口處旁的辦公桌。
公雞大仔咯咯地跑了進來,在穿著短褲藍白拖的關一腳邊不停打轉,關一將桌上那盆米卦用的白米拿到外頭、倒在廟埕上,大仔立即撲了去上、和那群野生的麻雀鴿子們瘋狂搶啄地面。
身為廟裡大人們最喜歡的孩子,早餐可說是完全不用煩惱要吃什麼,關一邊為自己倒了杯信眾送來的自研豆漿邊滑開手機螢幕,瀏覽訊息量時再順手抓個咖啡色黑糖饅頭,漂浮有冰屑的乳色豆漿在嘴中與現炊的麵團融合成一股甜香,這份氣味與廟裡獨有的薰香總是能夠喚醒他的思路。
郭武義加入好友的要求跳到螢幕上,關一抬眉,想也沒想地便按下確認。
「教練早。」附上一張畢恭畢敬的符號圖片,關一主動地跟這位美國回來的教練打招呼。
「…」的符號跳動了段時間,才回應來一個早字。
看起來他不習慣使用手機?邊這麼猜測的關一又從桌上抓來個五穀饅頭,橘紅色枸杞、焦黃色南瓜子、深褐色的葡萄乾和點點雜糧綴在麵團上散出清清的香味。
噹噹噹噹噹…數個訊息連續跳出讓關一停下動作,他放下杯子,看著那對話框裡一張張照片,盤點好的破舊器材籃,攔網架,還有他們在用的球具等等,它們總是放在櫻花棒球場僅存的鐵皮屋裡鎖起來,但關一卻發現它們被換了個位置,應該說是郭武義把它們給帶回學校來了。
總之原本應該在鐵皮屋裡的球具現在正放在學校後方的辦公大樓前走廊上,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關一將饅頭放回盤裡,飛快地打起字。
「要換地方練習?怎麼球具都搬回學校了?」
「那球場的狀況很糟,你們不該在那裡練習。」
雖然是事實,但關一還是搖搖頭。
「操場禁止練棒球,學校一定會有意見的。」
「不用擔心…你之前說過你那邊有大家的資料,能先給我看嗎?」
「可以,現在嗎?」
「我在學校。」
嗯?關一皺眉,對方也沒再輸入訊息了,好吧看起來教練的意思相當明顯而直接,於是他快速解決了剩下的早餐,帶著印好、裝在資料夾中的資料騎機車去學校。


武德高中坐落在台中市外圍的地帶,這裡沒什麼商業大樓,旁邊還有一座販賣青菜魚肉等等的傳統菜市場,站在沒有圍牆的校門口直直望進學校是一條平整的石板路,路的兩邊都是木造教室,刻有年級班號的立牌佇在轉角處指引方向。
關一直接騎到學校後方,三棟新建的水泥大樓彼此間有走廊相通,連接著圍起了半個操場與球場。現在還很早,籃球場和排球場都是一片空曠沒有人跡,整個學校安靜的只剩下電線桿上的麻雀,還有遠方教學區傳來的蟬鳴。
郭武義在綜合教學大樓與宿舍之間的走廊上,旁邊散著一箱箱東西,關一走過去才發現那不是他們的球具,而是大捆大綑綁得整整齊齊的全新網繩。
教練腳邊還躺著鋼索、捲尺以及一堆看起來是從五金行買來的玩意兒,他看到關一寫滿臉上的疑惑,笑了下,對他伸手,拿走關一帶給他的資料夾。
「我問過學校的會計,今年沒辦法修好球場,但你們在那邊練不行,我得想想辦法。」
他主動解釋那堆工具的存在。
「所以我跟學校要了這裡,讓你們至少能安全的練球。」
是頗寬闊的。關一哦地點點頭,看了圈走廊的環境,石板地外沒有階梯落差,遮風避雨而且是水泥製作,不用擔心穩固度或者下一個颱風,除了住宿生和上下學以外不會有什麼學生經過這兒,走廊上到處都可以休息,而且就在學校裡面,走幾步就有超商和飲料店…綜合各種條件還真的比那個破球場好很多。
想了想,張關一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對方接通後傳來了驚人的吵雜聲,鑽地機器和切割聲尖銳到關一忍不住把手機拿遠。
「喂、南山?你在工地?」他忍不住在對手機提高音量,「你今天一整天都要在那?」
「對!」關一在刺耳的噪音中聽見弟弟的喊叫,對方顯然也拔高音量、試圖吼過那些鑽地聲,「怎樣?我這邊很吵!」
「…沒事,你小心點別受傷了!」吼完後關一切斷通話,拿著鋼索的郭教練正看著他,他哈哈地邊對教練揮揮手表示沒事,邊轉向宿舍的方向走開。
「真是,又不缺錢幹嘛一直跟肆天去工地。」走遠到教練聽不見的距離後關一才抱怨,他靠在宿舍大樓的門旁斜坡牆上,滑動手機訊息,眼神不時瞄向走廊上教練的身影。
「怎麼辦呢,我可不會這種東西…」
唰。在關一頭痛的上網搜尋解方時,宿舍大門被推開,他抬頭,剛好跟熟悉的隊友接上視線。從一年級就開始住校的馬博拉斯和高能身上只穿著簡單的T恤短褲,踩著拖鞋,一副要出來吃早餐的模樣。
「你…怎麼在這?」
同樣是二年級生的馬博拉斯問,他一頭長長的白髮紮成馬尾束在腦後,那一絲不苟的認真神情、即使是剛睡醒也絲毫不顯得隨便,關一笑了笑,指指他兩後方,在看見郭武義時兩人都露出了不能理解的表情。關一簡單地向他們解釋了下狀況,大概知道以後要換地方練習的原住民隊友半瞭解地點點頭,然後說他們要去吃早餐了就走掉了。
啊,果然。關一不抱期待地看著兩人漸漸遠去的背影,繼續把目光放在手機上。
得找個人來幫幫教練才行啊。



一手扛著馬椅、另手提著工具箱的林峰生從藍色發財車後方走了過來,S腰帶掛在他偏瘦的腰上有種隨時會滑落的感覺,跟教練站在走廊下的張關一開心地向他揮手,峰生將工具給帶到走廊後,看見地上的圍網和鋼索等工具。
「你們要在走廊上搭護網?」他問,關一給了他一個豪邁的大拇指。
「耶斯!不愧是阿生一看就懂!」
「你們該不會打算在這練球吧?不會被罵嗎?」
「這裡離教學區那麼遠,」關一舉起手擋住好友的疑問視線,再指了指放在柱子旁那一綑綑的護網。「所以才要架護網,你自己也有用,知道這個很安全,球就不會亂飛,對吧?」
峰生看著關一,眉間還是不太放心地皺著。
「相信我,有護網的話其實可以進行非常多種運動的訓練,日本那邊也很多學校都是架護網啊,我們學校也只有跑道和籃球排球場,棒球場蓋在十幾公里外,一般生根本用不到啊…總之這個護網會保證不讓球亂飛,教練也已經跟學校說過了…」
後方的郭武義看著努力說服峰生的關一,嘴角悄悄地揚起,他想起了昨天,在河堤的廟埕上,這孩子盡力伸長手去接球,那個動作很不簡單,現在他找來了人幫忙,而且還證明他真的懂自己想幹什麼,這個棒球隊隊長和他溫文儒雅的外表看起來可不一樣。


不算大的工程總算在峰生點頭後開始了,他熟練地站到馬椅最上方一階,用海綿與鐵皮墊片固定每根教練指定的柱子頂部,鎖上鋼索一端,關一站在下面幫他扶著馬椅,峰生需要什麼教練便會拿過來、關一再傳上去給峰生。
在他們固定完第六根柱子時,吃完早餐的馬博拉斯和高能出現了。
「有什麼要幫忙的嗎?」高能對在扶馬椅的關一喊,後者愣了下,往上看去,峰生指了指那一綑綑護網。
「往子頂端有裝鋼圈,把它攤開後照順序從最前面接好的鋼索開始套進去,懂嗎?」
「套進去就好了,是嗎?」高能悠悠哉哉地晃向那綑護網,馬博拉斯沒說話也跟著過去,關一忍不住開口叫住他。
「馬博拉斯,你們怎麼…」
「這不是我們要用的嗎?」冷峻的眼神瞥向關一,馬博拉斯望了他與教練一圈,
「多點人的話應該今天弄得完吧,反正假日沒事。」
「應該可以。」邊從馬椅上爬下來的峰生說,馬博拉斯看他一眼,點點頭,便轉身去和高能一起對付護網了,關一忍不住哇地讚嘆起來,峰生不解地看他。
「啊啊沒事…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那個冷漠的馬博拉斯主動幫忙呢,高能也是,大家能夠團結真是太好了。」
哈哈地笑了笑,關一就拿起馬椅往下一根柱子移動,雖聽不懂他在講什麼,峰生還是拖了鋼索跟在後面繼續工作。

有了人手幫忙,架護網的進度變得飛快,等到最後一張護網被他們用力拉上去,峰生迅速固定、鎖緊加牢後便完成了。
「這其實有點像蚊帳啊…」看著簡陋的完成品,高能忍不住發表意見。
「蚊子可能關不住啦,」峰生笑著說,「但絕對沒有一顆棒球飛得出去。」
「來試試看不就知道了?」重物拖曳過沙地的聲音,他們往後看去,關一瞬間推來了被郭武義載回來的球籃,他笑嘻嘻地拍拍兩個原住民隊友的肩膀。
「來,你們可是第一個試用的人,我來餵球,你們盡量打!」

大概沒他的事了。在球員們去拿自己的球具時峰生這麼想地,他去旁邊整理用完的工具和散落的零件配料,馬博拉斯和高能很快就從宿舍扛著球具袋回來了,峰生邊整理邊看他們站在護網的開口處打擊,每顆被他們打出去的球撞上網子後就如同預期地掉落到地面上,飛不出這個大籠子,他笑了下,沒想到在夜市擺攤的技能能夠在這幫上忙。

那個叫高能的原住民球員看起來非常開心,又跳又叫、全力揮棒,和剛剛悠悠哉哉的慵懶樣完全不同,不過那個留著白色長頭髮的馬博拉斯倒是完全一貫的冷漠,他不太講話,連揮棒動作都比高能還安靜。

關一回過頭,發現已經收得差不多的峰生在旁邊像隻貓一樣地觀察他們,便對他咧嘴笑了笑。
「阿生,一起來玩啊!」
「我又不是棒球隊的。」峰生搖頭笑了笑,提起工具箱和馬椅走向發財車。



將沉重的傢伙們塞進發財車棚架裡,峰生關上棚架們,擦掉下顎的汗時有人從旁邊遞了杯飲料給他,方才消失的郭武義提著一大袋手搖飲茶回來,峰生說了聲謝謝後接過飲料和吸管,啪地插上就吸了好幾口,九月炎熱的氣溫即使是在陰影中勞動,也還是流得人滿身汗。
「辛苦了。」教練拍拍他的肩膀,接著轉身要回去找他的球員。
網籠那三人突然啊的大叫起來,一顆棒球滾向郭武義和峰生,高能抓了抓頭。
「不好意思啦,沒打到球心,幫忙撿一下!」
「這樣還會打出來哎…得小心啊。」峰生邊說邊將球撿了起來,一個甩臂將它扔回給關一,棒球精準落入關一手套中時發出了清脆的啪聲,讓郭武義停下腳步,轉回頭看著峰生。
「?」
感覺到那雙深褐色眼神散發出完全不同的感覺,峰生不解地看著眼前比自己高半個頭以上的教練。遠方在等教練請飲料的三個球員也注意到教練的注意力被拉走了,原本蹲著的關一站起身、走向他們。
「你…」郭武義開口,有些遲疑地看著峰生。「昨天你是不是在霧溪區那裏丟球…那間武聖廟?」
「嗯。」峰生抓抓頭,有點意外對方只靠一球就認出自己。
那張嚴肅堅硬的臉對峰生露出了個和緩的微笑。
「你叫什麼名字,是這間學校的學生嗎?」
「我叫林峰生,山峰的峰,生平的生,今年一年級。」
這答案應該是郭武義最想聽到的,走近的關一和峰生同時看見他的笑容像一道裂縫一樣,在那張佈滿歲月與曬痕的面孔上綻裂開來。他張口,又停頓下來想了想,似乎在小心揀選用字或者思考一個問題地用手指盯著峰生,視線從他還未脫離青春期的稚嫩臉孔、杏狀的褐眼,飄過寬大的肩膀,和發育過快以致於沒什麼肉的四肢,最後停在峰生的手上。
「林峰生,你…」教練說,峰生猛抬頭,被師長輩直呼名字而有些緊張起來,教練又笑了一下,似乎想安撫他別那麼緊繃。
「…我看你骨骼精奇,是個練武奇才,要不要加入棒球隊?」
嗯?峰生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來,因突然出現的香港電影老梗式邀請,這教練跟他的正經的外表很不一樣,很不正經,他邊笑邊搖頭表示拒絕。
「你球投得很漂亮,」郭武義皺眉,「我不是在開玩笑,還願意來幫忙搭網子,難道不是喜歡棒球嗎?」
峰生看他一眼,又笑了下,然後用手肘推推了站在他旁邊的張關一。
「記得說好的服務時數。」
「噢,沒問題。」張關一對教練咧出抱歉的笑容,「教練,他是我找來幫忙的朋友啦,我家里長辦公室可以幫他簽服務時數,這樣他以後就不用再多花時間去補時數了。」
「那個網子你們在打的時後可能要往裡面站一點,不然球還是會噴出來,會被學校罵,」峰生指指走廊下那片綠色大網籠,然後再跟教練點了點頭,「我要先走了,還要回去幫忙。」
教練蹙起眉盯著他,什麼也沒說,峰生也就不再逗留,發動發財車、在兩人的注視下離開了。


藍色發財車消失在前方街口的轉角後,關一發現郭武義還是盯著車子離開的方向,那張嚴肅的臉再次擰成一團,他忍不住得按捺下嘴角的笑意不讓對方看見。
「欸教練,我也要飲料。」他努力不要在口氣中流露出那麼賊的笑意,郭武義打開袋子讓他自己拿一杯走,得到冰涼的茉莉綠奶滋潤後張關一舒暢地嘆了口氣,他在跟郭武義一起走向馬博拉斯與高能時咳了咳。
「教練,你剛搬回來台中對不對?」
「嗯,其實回來半年多了,但最近才得到許可來帶你們。」郭武義邊打開袋子讓馬博拉斯和高能自己選要喝什麼邊說,「不過處理雜事也就夠忙的了,但總之都處理完了,以後就可以好好把重心放在這裡。」
「啊,忙完了很好啊,放鬆一下吧,反正才剛開學呢,」關一對他晃了晃手中被迅速喝到只剩一半的淡綠色奶茶,幾顆水珠滴落在石板路上留下了深色的漬痕。
「今晚有空來我們那逛夜市啊,教練,我們霧溪區最有名、大家都愛去的就是霧溪夜市了,那裡什麼你想得到的都有,反正今天還是假日,就在我家廟旁邊而已。」

郭武義抬眉,這小子一直用灑餌的方式在告訴他該怎麼做,去哪裡找什麼東西,旁邊坐在球籃上納涼喝飲料的馬博拉斯與高能並沒有聽出關一話裡藏的線索,也許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家就在那裏而不會特別去想什麼吧。

開始變得有趣了。撇了下嘴角,郭武義再次對他點頭,答應自己會去看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SIN寧欣 的頭像
NISIN寧欣

NISIN寧欣★羊窩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