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雪 節十二





五年後,美國,德州鄉間





木板推門外傳入的巨大引擎聲吸引了酒吧內顧客的注意,在這樣傍晚的時刻,用餐的人潮頗多,光顧的人群大多是棕髮碧眼的德州人,因此在「他」推門而入時自然得到了不少目光。


身上那襲與牛仔相似的裝扮穿在他結實的麥色身軀上顯得格外狂野帥氣,即使那張有著東方血統的臉因為褪不去的雀斑而多少有些稚氣,但這一點也不減少這個年輕男人的魅力。




也許,在這群德州人眼裡,他只能算是個大男孩。



一頂輕佻、加了不少裝式的牛仔帽不規矩地斜戴在他的頭上,遮去那雙眼睛,眾人好奇的目光追隨著身影,那名年輕的陌生人走過店內、坐到吧台前,摘了帽子,露出一頭亂翹的半長黑髮。





「來個十人份大漢堡,還有牛奶、謝謝~」



爽朗的聲調和不太標準的口音,讓大夥對他的好奇又更添了幾筆,酒保在準備餐點時和他熱烈的攀談起來,那男孩也不怕生,相當健談的態度讓大家立刻對他產生無數好感。






年輕的旅者叫做艾斯,來自東方的島嶼國家,才剛抵達德州,他已經在別的國家旅行了五年。


這是大家對艾斯這個人初步的認識,在他和酒保以及幾個年輕德州男孩的聊天談笑中,他說著去過哪些國家、遇見了什麼人,還有一路上發生的事情,相當投入。








習慣了說故事時總是有堆人圍著自己仔細傾聽,艾斯很是高興,也相當喜歡這樣的情況,這個國家的人是如此熱情地令他很驚訝,初到美國的他一時間也沒能決定該先去哪週舉行,只是聽到德州是牛仔的故鄉、有很多喝不完的牛奶後就決定先來這晃晃,沒料到他一下子就愛上這裡了。

這幾年來,他不斷地旅行,走過無數個國家,他自己也記不太清楚到底走了多遠,只有機車上的油錶和里程數明白。



喔對,艾斯笑了笑,喝了一大口新鮮的牛奶,開始瘋狂地啃起酒保送上來的十人份大漢堡,這又讓大夥傻了眼,看著那難看的吃像和艾斯身上豪放的衣服,他們真心覺得這個外國男孩相當有趣。


斯摩格的機車──艾斯瞬間解決兩人份的創舉獲得歡呼──總是陪著他,無時無刻,但艾斯騎著他時感覺特別順手,因為在這兒有一大堆重機迷,也和自己一樣騎著哈雷在寬大的馬路上狂飆,享受那張狂的引擎聲消逝在荒野中的暴力美感。





就像個寂寞的牛仔,馳騁整夜追逐金陽和彩虹。







每天,在長途的移動裡,艾斯總是對著它說話,將它給當成了前任主人,說著自己又幹了什麼好事,遇到怎麼樣的人,還有又贏了哪個國家的大胃王比賽。


他總想像那灰髮男人咬著菸,坐在機車上用又好氣又好笑表情看他的模樣。








看著有些失了神的男孩,酒保好心地幫他再倒滿牛奶,艾斯回神,那張被食物塞滿的臉笑得相當扭曲。




「你真有趣,牛輕的牛仔,」酒保毫不掩飾地笑了出來。
「打算在這裡待多久,需要我幫你找份工作嗎?」




「啊哈不用啦,我想先熟悉一下環境,」艾斯將第七個空盤推回給酒保,「我是第一次到這裡來,沒想到真的有這麼多牛耶。」



「當然,咱這裡最多的就是牛和美式足球,」酒保驕傲地看了圈館內的鎮民,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堆人撞在一起,可不要以為那是打架喔。」



「啊?真的嗎?」艾斯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對,那是簡易美式足球…還有你是騎哈雷,對嗎?」旁邊坐過來的大叔也加入聊天,「這裡也有哈雷迷的重機俱樂部,想參加的話請先去警察局登記。」



說完大夥都笑了起來,艾斯皺眉,是說美國的警察連巡邏都騎哈雷嗎?這麼有錢,他邊想著邊繼續咬他的漢堡。





酒吧的木板門又被推開,幾名高大壯碩、身上帶著誇張美式刺青的男人走了進來,他們馬上就注意到艾斯這個新面孔,紛紛走到他後方來,酒保深吸口氣,眼神頻頻投向艾斯想提醒他有麻煩,不過後者的注意正全放在他面前的漢堡上。






「外面那台銀色哈雷是你的,小子?」


為首一名戴著骷髏頭巾的男人大聲問,艾斯回過頭,滿嘴塞著食物打量這男人,他們好笑地對艾斯指指點點了會兒,似乎很瞧不起他身上的牛仔裝伴。





「小子,你這種年紀應該是去農場上趕牛才對,那台特改哈雷是給大人騎的。」
另名穿著黑色皮衣、兩手帶著多條皮革飾品的男人嘲笑。






「我才不是小孩呢。」


咕噥了聲,艾斯喝了一大口牛奶來沖下嘴裡的食物,一條白鬍子留在他的人中上,健壯,那些重機客不留情地圍著艾斯笑成一團。






「明明就只是個小鬼,連酒也不會喝的傢伙還不夠格耍帥的,」他們笑著,第一個說話的男人用力拍了拍他的頭,「看在那台哈雷是特改過、還是紀念年份的原廠貨,我就出個五百美金跟你買吧,嗯?夠你喝整年的牛奶了。」





「你很煩欸,我哪時候說要賣了?」艾斯沒好氣地白他們一眼,
「那台車就算你們拿所有的機車跟我換我都不會答應,不要吵我吃飯我警告你們。」


「小鬼,在我們還好聲好氣地和你說話時最好識相點!」






戴著頭巾的男子發出警告,其他人將艾斯給包圍了起來,酒吧內其餘的客人見狀急忙閃遠了點,有人打電話報警,不過那群人一點也不在意的模樣,紛紛狠瞪著艾斯,甚至伸出手拿他的鑰匙。



毫不留情的一拳讓想搶鑰匙的男人向後凌空飛起,撞上桌子,艾斯掄起拳,挑釁地對其他重機客露出嘲笑──他已經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欺負的小鬼,那身結實的肌肉說明了一切。








想當然地,那群找碴的傢伙不會這樣放棄,紛紛撲了上來,抓起椅子或棍子就打過來,艾斯動作俐落地閃開砸過來的擺設,儘可能不要破壞到裝潢的一個個扁起這些混帳。




直到一陣張狂的引擎聲從外傳來,艾斯驚慌地停下動作──那是他的機車!艾斯不可能聽錯,他不知道這群該死的傢伙們是怎樣發動自己的車的,情急之下,艾斯拋下戰鬥就往木板門衝過去。











在與正巧推門而入的男人對上目光時,艾斯覺得這世界的時間停止了。



在數台警車強烈的刺眼頭燈逆光中,他依然能清晰地辨認出對方粗俇的輪廓,咬在對方嘴上那兩支雪茄的味道還是一樣要命地濃烈,艾斯無法呼吸,他怔怔地看著那隊逆光而顯得灰暗的眼神。



然後,一隻帶著黑色手套的大手揪住了艾斯的領口,將他整個人拎離地面。









「敢在老子地盤上打架,小鬼嫌活太膩了是吧!」






艾斯的腦袋還無法運轉過來之前,他感到自己向後騰空飛去,那男人把他給狠狠扔入店內、他的後背重重地撞上吧台。



「警長先生!是這群重機客找這孩子碴的!」

酒保見狀急忙大喊,那名灰髮的警長望了眼突然露出害怕神色、紛紛縮起頭來的皮衣男子們一圈,然後他扳扳拳頭,一聲聲響亮青翠的關節聲在死寂中寫滿了暴戾。



「很好,你們這群傢伙,上次襲擊老子車隊的帳還沒和你們算…這下倒先乖乖送上門來了。」





一個獰笑,然後是慘烈加毫不留情的開扁,艾斯坐在吧台下方張著嘴說不出話來,他愣愣地看著那個男人痛毆那群重機客,那張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臉艾斯發誓自己死也不會認錯。




「唉…所以我們說要你先去警察局登記就是這樣。」

酒保小心地靠了過來,他傷心地望著自己那些被打爛的店內裝潢(大多是警長破壞的),

「這位警長叫做斯摩格,他是本地的哈雷俱樂部白金會員,而本鎮的警車部隊都是哈雷…這群傢伙是前鎮子突然在德州出現的不良幫派,總是見到昂貴或特殊的車款就搶…所以警長恨死他們了。」






「他叫斯摩格?」



困難地,艾斯依然死盯著灰髮男人,酒保點點頭,在斯摩格用力將最後兩個重機客給撞在一起時他吹了聲口哨。



不屑地將那兩人扔回地上,斯摩格轉過身,灰色的眼直直射向艾斯,然後他大步子了過來,一把揪住艾斯的領子又將他給提了起來。






「給我去警察局作筆錄!」



他冷冷地哼了聲,然後艾斯就這樣被他和那群昏過去的傢伙們一起扔上警車。













顯然大夥都很擔心自己。

小鎮上的居民只要方才有在酒吧內和艾斯攀談過的,都跑到警察局來關心,並且異口同聲地堅持艾斯是被迫動手、無罪之類的話。


雖然很感謝他們的熱心,但艾斯怎樣也說不出話來,他從頭到尾都坐在警局的椅子上,用看到鬼的眼神死盯著斯摩格,後者正忙著「招呼」那些討打的傢伙,在他一個個銬住重機客,把他們給踢進收押室的過程中,艾斯完全沒有移開視線。



聲音、面孔和個性全都一樣。艾斯確定,他真的能夠咬定這傢伙是斯摩格,可是對方完全沒叫自己名字,而且,艾斯注意到,在警長那拉開的領口中,他露出的右肩上有個相當恐怖的疤痕。


印象裡,他確定斯摩格沒有這道疤。





世界上,真的會有兩個臉孔一模一樣、連名字也一樣甚至脾氣都相同的人嗎?艾斯不清楚,他只能一直乾瞪著斯摩格,巴望他再說些什麼,像是要把他給看穿或者燒起來一樣。


終於將所有重機客都給解決、聽完酒保口供後,酒保和艾斯兩個人坐在斯摩格的辦公桌前,斯摩格冷冷看著艾斯,然後發出輕視的笑聲。






「小鬼就該乖乖喝牛奶,打什麼架。」

艾斯睜大眼,他已經很久沒聽到這種欠扁的話了,在他還猶豫要揍對方一頓還是撲上去親他前,酒保好心地拍了拍他,指指他的人中。





方才留下的牛奶白鬍子還有些許殘留。






明白有多糗後,艾斯急忙衝進洗手間很很將水龍頭開到最大、沖掉那該死的東西,順帶冷靜自己慌亂的思緒。






到底是怎麼回事?沖了好久的冷水,這個問題才緩緩地凝結起來,艾斯無力地擦拭臉頰,方才的震撼還在胸口上揮之不去。




就像他們初遇那晚,在車頭燈的逆光中,斯摩格也是這樣拎著自己、把他丟進暗巷裡毆打。


但他明明死了…艾斯昏沉地想,在五年前,因為自己,馬可殺了他,那件染血的衣服,老爹他…







「艾斯,你怎麼了?」


酒保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艾斯關上水,抬起濕淋淋的頭看著走進廁所的酒保。



「你太誇張了吧…」指的是他一頭濕淋淋。

「我剛剛已經和警長說你的身分,大家也都幫你做保,總之沒事了,你可以走了。」



「喔。」

艾斯悶悶地回答──這下斯摩格也知道自己名字,即使對方叫得出自己也很正常。





他們走出廁所,在大廳等著的斯摩格一看到他整個頭濕淋淋的就皺起眉。



「證件。」

「啊?」

看著斯摩格伸出來的手,艾斯不太能反映過來,斯摩格沒耐心地白他一眼。

「我要確定你是不是合法入境。」



這麼懷疑他啊…艾斯委屈地將皮夾拿出來時想,雖然他的確都用不太合法的方式拉…不過白鬍子該準備的都有幫他準備好就是了。



看著上頭印著「波特卡斯‧D‧艾斯」的護照,斯摩格這才放過了他,將護照丟還給艾斯後他又像想起什麼似地叫艾斯等一下,走進辦公室,艾斯看到他拿了條毛巾出來,接著斯摩格把那條毛巾給蓋到自己頭上。





「?」

艾斯抬眼,斯摩格給了他一個警告的眼神。


「剛剛揍你的賠禮,不過我話先說在前頭,這小鎮是老子的地盤,要是你敢幹些蠢事,老子就會讓你進去和那些垃圾睡在一起。」





「是,警長大人。」

酒保急忙過來,將還是無法開口順利說話的艾斯給拉出警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SIN寧欣 的頭像
NISIN寧欣

NISIN寧欣★羊窩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