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好了,這下他又失敗了,而且不僅是勸說進和小春他們失敗,他還因為方才三年級說的那些話感到罪惡。


高見原來是這樣在和他交往的。無力趴回桌上,他怔怔的想,雖然他一直都很明白高見是真的很重視他,可是三年級學長這樣一說,他又覺得更對不起高見一些。


明明那麼忙碌,還是硬要出來陪他,即使他從來沒有主動要求或表態,但高見就是這麼的在他開口之前先做到了。
自己卻這樣躲他,對他的邀約置之不理…



櫻庭春人,你真是個大笨蛋──



一雙手突然穿過他的頸窩,從後環住了他,櫻庭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整個人被一副寬後的身軀給壓住。



「高高高高高見學長!?」除了他王城中沒人敢做這種事,頭被壓住不能動彈,櫻庭只能發出悶悶的叫喊,「你怎麼會在這裡?!」



「…終於注意到我啦。」高見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有些偏低。
「你知道我進來多久了嗎?」



「呃──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學長──」



櫻庭有些慌張,但高見整個人壓在他身上讓他動彈不得,他只好試著用手抓住高見的袖子。



「那個──高見學長,我這樣很難過,可不可以請你先起來…」

高見沒有回答,只是力道放鬆了點,櫻庭小心的推開他、坐直身子,才慢慢抬頭去看他的臉。





沒有笑容的那張表情冷得他心驚。





高見穿著制服,肩上還揹著袋沉重的側包,看起來才剛開完會的模樣,只是他應該是憔悴疲憊的臉卻冷封著,筆挺的眉緊皺,黑眸中沒有一絲笑意。




「高見…學長?」



察覺對方的異常,櫻庭放低音量小心地呼喚他,高見只冷冷睨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只是站著由上向下俯視他。



然後,在櫻庭還沒弄清楚他要做什麼之前,他就直接欺上,不算溫柔的攫住了他的唇。




櫻庭自然地被高見的舉動給嚇壞了,直覺的舉起手要推開對方,但他的手才剛舉起來就被輕易扣住,高見再次用他較佔優勢的身軀壓制住他,將他給推倒在桌上粗暴吻著。




櫻庭仍在掙扎,高見不輕的力道弄得他感到痛感到害怕,他悶哼著扭動身子,卻還是徒勞無功。




高見的吻帶著侵略,櫻庭嚐了出來。





「學、學長…」他頻頻扭頭想逃離他有著惡意的吻,「怎…怎麼──不要…」




斷斷續續的抵抗聽起來較像無助的哭喊,他絕望的發現高見並沒有罷手的意思,反而刻意加重了吮吻力道,他痛得瞇起眼睛,咬緊牙不讓高見探入,高見卻轉移目標,伏在他的頸窩中使力啃咬。



「──學長!!」

慘叫,高見咬得他痛得飆淚,尖銳的虎牙在他比其他運動員都要白皙的皮膚上留下兩點深紅。



「學長…」委屈的,櫻庭有些哽咽的喚,「不要這樣,你怎麼了…」



「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冰寒的聲音突地響起,高見終於停下動作,支起身子看他,只是黑眸依舊沒有一絲笑意。





聞言,櫻庭不解的皺眉,卻換來再次的一咬,只是力道沒方才的重。




「…學長?」
被扣住的雙手獲得自由,雖然多少有點猶豫,但櫻庭還是開口,拉住高見的袖子。
「什麼意思?」




鏡框後面的黑眸尖銳的刺了他一下,不過隨即就像是沒輒的,高見搖頭,一把將櫻庭給拉入懷中狠狠抱著。




「笨蛋,我之前說過的你都忘了嗎…」



緊窒之中,櫻庭聽到高見的聲音說。


「我已經說過我會忌妒了阿…春人…」




睜大眼,櫻庭感到高見的手抱得死緊,像死命保護著什麼一樣。





「我不笨,你以為我看不出你在躲我嗎,從你主動吻我逃開話題那時我就發現了,只是我以為你是還沒問才會這樣…」


「可是,你問若菜和干德羅的那個問題,卻讓我不得不懷疑真的只是那樣而已嗎…」



「櫻庭,如果你對我有瞞著什麼事情,我不要求你一定要對我坦白…」





「可是,到底我們現在是在交往,你不能不告訴我理由就一直躲我阿櫻庭…」





一股很深很沉的罪惡感刺入他的胸口,扯緊高見的制服,櫻庭放鬆了原本嚇得緊繃的身子,輕輕用臉在高見的胸口上摩蹭,像在乞求的意味。




「櫻庭…」




「高見學長,真的很對不起,我不該瞞你事情讓你生氣的。」



「可是你可以給我些時間嗎,我需要整理一下,可以等到晚上我去你房間時再說嗎?」




放開雙手,高見坐到方才進的位置上,安靜看著對方低垂的沮喪腦袋,他伸手,輕輕觸上櫻庭的臉頰,將他的頭給扶了起來。



「櫻庭,你可以不要勉強自己,真的。」高見柔聲哄,稍嫌粗厚的拇指拭了拭他微濕的眼眶。

「別哭了,好嗎,我不是想傷害你,只是在你拒絕我的邀約,跑去跟進窩在一起不知道在說什麼時,我很忌妒而已…抱歉剛剛把你嚇成這樣。」




搖頭,櫻庭傾向高見,像個孩子一樣將身子靠在他身上,高見笑了笑,抱緊。




「那我先走了,櫻庭,讓你一個人在這裡整理…可以嗎?」




點了點頭,櫻庭讓高見吻了他一下,才目送他慢慢跺出社辦的背影離開。




只是他的表情始終是意欲。








櫻庭比高見先回到一樓的三號寢室(卡片鑰匙是高見拷給他的),高見大概又開了幾個會議,等到他回寢室時,櫻庭已經把他的房間整理得差不多了。



聽見門開啟聲,櫻庭沒有回頭,只是一直安靜的疊著那些已經整齊到不行的書,高見在門口站了陣子,也沒有出聲。



兩條手臂突然環過櫻庭頸旁,安靜的將他擁入懷中。




「高見學長。」終於,他吶吶的喚了聲。





「可以告訴我了嗎,櫻庭。」



高見的聲音很低,櫻庭回頭,看見那張臉上依舊沒有一絲笑意,高見又將他摟了更緊一些。





「我不準你一直躲我,告訴我,春人,你到底是因為什麼才這樣的。」




「高見學長…」咬唇,櫻庭有些為難的別開視線。
「對不起,一直躲你讓你這樣生氣…」



「關於那個…你要我問進的事情,其實我很早就問了…」



困難的吞吞口水,櫻庭發現高見的表情不太好──大概是不解為何他要在這種時候提起別的男人的名字──但是主題都帶出來了,再這樣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除了坦白,就是更多誤會。



兩種結果他都不想碰觸,但高見銳利的眼神逼他不得不妥協。








「…他說他要我當他公主。」




垂首,他輕聲但清楚地說出這句他怎樣也不願意坦白的答案。




高見的理解力一直都很神速,櫻庭明白,他不敢去看高見聽到這句話後會有怎樣的表情轉變,只是像個犯錯怕受罰的孩子縮著肩膀。




這樣蜷曲了陣子,櫻庭發覺高見放開了他,起身走開,他急忙抬頭,想問他為何──





寒透徹骨的冰涼殺氣瞬間嚇壞了他。




高見沒有說任何話,他鴉黑的眸瞇著,沒有感情的視線第一次向他透露出不友善,櫻庭愣住,看高見不發一語的走到他桌子旁,拉開椅子,然後。




看書。





沒有理會他。






…櫻庭必須承認他真的很後悔為什麼要說實話,他張嘴想對背對他的高見說些什麼解釋他並不想或他找過小春她們幫忙,可是他沒辦法發出聲音,他從未看過如此生氣的高見,太濃太重的殺氣讓他感到懼怕,深深懼怕。




怎麼辦…他對現在這種尷尬的情況感到束手無策。



牆上懸著的時鐘過於剛好的報了整點,他望了下鍾面,十二點整。


高見還是不想理他。他沮喪的想,而且在短時間內大概都不會理他了…他一定非常非常生氣…




沒有辦法了。櫻庭盡可能安靜的放下書,悄悄起身,躡手躡腳的走向門口。




離開前他鼓起勇氣,向高見的背影說了句「晚安」。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更加沮喪,櫻庭只好默默開門,離開高見的寢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SIN寧欣 的頭像
NISIN寧欣

NISIN寧欣★羊窩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