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點都不會懷疑高見究竟是何等忙碌,真的。按住額頭,櫻庭在用卡片鑰匙刷開十八號房門時想。


只是…




不出所料,櫻庭看著那正在床邊用兩隻拇指倒立的身影,他感到嘴角周圍肌肉組織劇烈地抽動著──他非常懷疑高見是不是不想處理才把這種很尷尬的任務交給他。



拜託,雖然那一個月他不在王城,可是至少他還知道這件事對進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記得,那天的比賽結束之後,從泥門回到王城的路途中,車上沒有任何人說話,只有窗外予哭的悲愴,陪伴那個斷了線失了魂般的他。



他和進同窗了五年之久,卻在那時候才首次看見他的悲傷。





後來他逼問高見進和瀨那的事情之後,才更加明白自己那個原本什麼都漠不關心的朋友,究竟心上的傷口有多大。





「怎麼一直看著我發呆?」


低沉的嗓音傳來,櫻庭猛地回神,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做在床上,而且顯然的還盯著房間對角的進有段時間。


進用著一種極類似鄙視的眼神睨了他幾秒,拿起床上衣物,準備洗澡。



「啊、啊進你等一下!」

櫻庭急忙喚住要踏入浴室的進,後者回首,抬起一邊眉。

「呃…」

人喚住是喚住了,不過要怎麼開口才讓他覺得頭痛──面對那雙又冷又平板的黑藍眼眸,櫻庭無力的想。



「進…高見學長有事情要我問你。」

「什麼事?」


進的手已經搭在浴室門板上,而他的表情顯然就是「比起你接下來說的我還比較想要去洗澡」。


「你那啥眼神啊?我沒有發呆的權利嗎,啊?」給了對方一個反轉手背式吐槽,櫻庭不滿的低吼,「只是要問你畢業典禮上的交接儀式,你要選誰當你的公主啦!」





或者半生氣的拋出問題會讓氣氛比較不那麼尷尬一點,至少櫻庭是這樣期待的──可是那也僅現在他看到進的反應之前。



當他看到對方臉上那滿佈的錯愕摻雜傷痛那刻,歉意立刻無法控制的湧了上來。




進的顏色,是黑藍色,和他的頭髮、眼珠色調同樣的黑藍色,是憂鬱的顏色。



只是櫻庭沒想過他屬於悲傷的那面會如此輕易揭現。



進沉默,他的眼神飄離櫻庭臉上,緩緩下移,在寢室精緻的紅絨地毯上看著他的落寞。



失戀的男人真的好可憐。櫻庭誠心的想。
尤其是像進這樣的男人失戀…




「喂…不要那麼難過啦,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傷心事…」道歉似的,櫻庭走上前去拍拍矮了他一大截的進肩膀像在安慰,「你和瀨那的事我很遺憾,可市交接典禮還是要辦的,你隨便找一個人當就好了阿…」


幸好進是個理智的人。櫻庭在看到他恢復平時冷漠神色,並露出一副「思考中」的表情時鬆了口氣。




「嗯,我想好了。」


突然進開口,這有點嚇到了櫻庭,正當他還在震驚進怎麼決定得如此快速時,進又說了下去。





「既然已經有一年的經驗了,對許多學校事務應該有相當的了解,而且又和我同寢室,修的課也幾乎都一樣,在合作上會比較容易點…」






「所以就你吧。」








這些簡短易懂的理由和直接了當的決定花了櫻庭幾分鐘去理解,而當他意識到進最後那句話就代表了進那所謂的決定時…







他只看到緊關著的浴室雕花大門在他眼前巍巍聳立,裡頭水聲淅瀝。












「………………進清十郎你那什麼鬼進清十郎式決定啊啊啊啊啊啊────」






厲聲尖叫的鬼哭神號如此震撼了整棟王城華麗氣派的宿舍大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SIN寧欣 的頭像
NISIN寧欣

NISIN寧欣★羊窩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