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NISIN寧欣 學生 漫畫家 寫手 同人作家、繪手 藝術家 翻譯者

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邁向美術班的起頭,就是向徐老大─生教組長徐博清─拜師。
第一堂課就站在他的身邊,看老大那因塗炭白紙而微微抽搐的嘴角而顯得一臉怪異表情,他給了我一句「有時一筆劃下,就欲罷不能,而且感覺很爽。」來形容他自己。盯著那類似矮黑人的素描,那時真有些不能理解。
現在,我大概可以將繪圖分成三部時態來影射人對生命的大概順序:初學第一印象,就是你的手指最真切的感覺,心理看見名畫時的悸動在吸引你那沉睡的天份去畫下一筆炭色,引發你那最原始、對美的崇拜,就純粹只是種嚮往,為了目標、理想和肚皮,還有為了愛;在手指首次染上炭色時,和紙張摩蹭著,微妙的心理變化絕對足夠改變世界。
入門第二步驟:傲。你一定看過在畫中獨自佇立雪地中的寒梅,也看過在一片澄藍中粉嫩嫩的無骨荷蓮,上頭還沾了幾顆骨碌碌的小珠兒,其中所帶給你的,正如愛蓮說一文中的君子風度,可遠觀而不可褻完焉,它們看起來是絕對柔和的色彩,但卻帶給賞花、賞畫者如此超然之感,正因其畫者所賦予其之傲氣:一谷不願讓自己心志與汝輩同流合污、珍惜高尚人品的決心(或者也可以說是自高);畫者佈出架構時,也同時堅定了他們自我的身分和心理,更讓自己雙腳在這土地上踏穩、站在完全屬於且符合他們的立足點,不至於迷失自我。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夜,遙遠的城市沉睡在批著喪衣的黑夜下,偶爾洩流下衣角的燈光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只是徒勞無功的在暗中,閃一點生命餘光來表示不甘願而已。

柯達在那兒,那蜿蜒的小山路旁站立著,黑夜損害不到他的耀眼之處,但他卻損害了死寂的黑夜的沉默律法。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3 Wed 2005 18:57
打從一開始,莫許總是對這件事情深信不疑,那帶給她認為是幸福的幸福之一的是宗教信仰,而所行所做皆因黑皮書聖經上所寫的道理規矩而平穩順利,這世界對還是孩子的莫許而言是杯甘甜的純水,平凡而清純。
那次翻開黑皮書,是帶著毫無閱讀的心情,天氣有些詭異的狂傲著,就只是信手掀開,誰知目光會莫名的落到其中一處,薄紙上清晰工整的印刷體這麼的繼續一段文字─『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
觀念價值中,塵土畢竟只是個毫不起眼(有時也看不見它們)而又普遍的微小物質,被視為污穢、有時又被喻為黃金的塵土,人是從這東西而來的。
那時仍相信,她應該就是要如此平凡,而這樣認為是出於單純天真的思路,一成不變的觀念,但卻在無形中,他悄悄的凝聚起來、沒有預警,甚至毫無防備的附在肩頭上,連個殘喘的空檔也不施捨─何時發現這種不暢快存在的時間早無記憶,只記得這段文字如行刑人出現在型台彼端、而她就是等著被處決的犯人,每一張薄紙都是千斤萬噸,一字一句都是刀械槍火,不住的刺傷自己、直到遍體鱗傷。
這真是曾帶她那一派美好天真的?隨著歲數及,知識不止的蔓延,這杯水變苦、變得敗壞,眼級知識皆不住的重複著訴說那壓在肩上、完全屬實的壓力文在原因!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提到我的總裁山治,不只是我這秘書,全公司大小都會說,他是個完美的科技新貴;山治很年輕就坐上了高位,但一點也沒有輕視他人的自我優越感,反倒抱持最敬業的精神在工作,也常提醒我們『工作其次,負責至上』的道理;那絕對裝不出來的味道,都傳出他是個好人的印象。

山治走出車庫時早已天黑,手錶顯示的時間亦早過了晚餐時間,他懊惱的打開大門,一眼就看見那名似乎等到打起瞌睡的男人。悄悄走入廚房,一人開始準備遲來的晚餐。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用黑色作為剛受洗上岸、所披掛的禱衣,將祈求字句抹劃於空虛之上。

深沉的夜瀰漫過巷口暗道,這片原應歸為死寂的夜卻被一陣噪音給抹殺,玻璃碎裂、腐爛蔬果砸毀在木板的作嘔聲音,對於在木門後、正張眼呻吟的生命而言,早成為融入背後那沉重的一部份。蒼白的指頭沾染了些許深沉的黑色顏料,帶著顫抖的節奏在那被琥珀色液體濕濡而服貼的畫布上來回撫摸,如觸及指尖的是件在生命中唯一的珍寶。
縱情的大聲狂笑參雜了發自靈魂深處的輕聲讚嘆,這一切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讚美詩旋律,殘餘少許液體的瓶罐零落的躺在角落死亡,之上所標示的劣質內容物和所帶來的麻痺並未將這世界給侵占。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